2020年最后一天,我们终于要和这个难熬的2020年告别了。

  选择跨年的方式有很多,有人跟家人或朋友聚餐,有人要欣赏各种跨年晚会,也有人,选择看一部电影。

  作为元旦档新片中最热门的一部,电影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也成为大家的首选。甚至,早在26号的时候,就成功实现了预售票房破亿,而如今,预售已经奔着两亿去了。

  这么高的预售票房,自然来自几位主创的人气和票房吸引力。但是,请相信我,这部电影的魅力,绝不仅仅在于人气。

  影片本身,也非常精彩,特别能打。

  这么说吧,如果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能提前一个月上映,它一定会成为很多朋友年末华语电影十佳之一。即便选择年末最后一天上映,明年很多人的年度华语佳片榜,应该也少不了这部电影的名字。

  之所以对这部影片这么有信心,是因为我相信自己在观影时的那些情绪,是真的有被两个年轻人的小情绪与小心思逗笑,也是真的为角色们的遭遇感动、难过。

  虽然,笑中带泪是个很土的评价,但同时,它又绝对是一种足够丰富的观影感受。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就是一部让人笑中带泪的电影。

  前面很轻松、很好笑,后面却让人很难过,它反反复复去触动你内心最柔软的地方,让你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流眼泪(好吧,不争气的我又哭了,而且不止一回)。

  也因为此,我对这部电影才这么有信心。

  相信它会爆,且希望它会爆。

  跟韩延导演之前的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一样,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作为韩延“生命三部曲”的第二部,讲述的仍然是一个与癌症抗争的故事。

  看过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的朋友,一定很熟悉韩延电影里面对生命之重时,举重若轻的讲述方式,和充满积极能量的生命态度。

  病痛的折磨、突然的昏厥,在“肿瘤君”里,是熊顿在荒原被丧尸追击、梁医生变身僵尸猎人,一击毙命,救她于危难之中。

  那个追杀熊顿的丧尸

  当熊顿再次被击倒在病床之上,知道自己时日无多,她那段帮助梁医生走出情感困境的独白,其实也正蕴含着韩延电影一贯的生命态度:

  人不能因为早晚有一天会死,就不想活了。

  死只是一个结果,怎么活着,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经历过、爱过、坚强过、战胜过自己,有过这些过程,才不算白活吧。

  这一次,在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里,抵抗癌症病痛的不再是一个单独的个体,而延展到了两个人物、两个家庭,甚至,在更过阔的视野下,描摹出了整个抗癌群体的群像。

  亲情和懵懂的爱情里,滋长着每个人对生命的信仰。

  当然,这一次的故事里也有一个乐观积极的小太阳——从五岁起就因为脑肿瘤而大把吃药、做开颅手术的花季女孩马小远。

  这一次,她用力带动的对象,是个跟自己一样的“前肿瘤患者”:又宅又丧的男孩韦一航。

  韦一航同学的日子有点难。

  十八、九岁的韦一航,本该是最阳光、最有活力的花季少年。

  却因为患上了脑肿瘤,要休学治病,做完开颅手术。

  这一系列变故,对他的生活影响非常大。他没有时间,也没心情交朋友,生活被肿瘤压得喘不过气。哪怕脑子里的肿瘤切除了,但心里的肿瘤,却怎么也切不掉。

  “你好,我叫韦一航,你想看我的脑肿瘤切片吗?”

  每当爸妈逼他走出家门、多交朋友,这句话就成了他对抗世界的方式。

  他不理解,也无法接受癌症患者这个身份,因为,即便肿瘤切除成功,随时会复发的阴影,也始终笼罩在他的心头。

  所以,他认为上天对自己太不公平,甚至觉得,那些抗癌病友的分享会与互相鼓励,也是虚伪且毫无意义的。

  像所有叛逆的少年一样,韦一航的丧,真实、且合情合理,他讨厌周遭的一切,

  而女主角马小远呢?

  她是个乐观温暖小太阳,乐观得不像一个癌症患者。

  当韦一航试图再一次用上面那句自我介绍吓跑马小远时,却被毫不留情地嘲笑回怼:

  “我五岁就脑肿瘤二级了,拿这事儿装酷,太幼稚了”。

  自此,以“癌症患者”自居,整日宅家躺尸的韦一航,终于遇到了他命中的“克星”马小远。

  被怼之后,易烊千玺饰演的韦一航,脸上的表情,从戏谑到震惊、再到尴尬、羞怯,整个变化过程,也是一个青春期情窦初开的少年,在女孩面前丢脸后的真实写照。

  尤其,还是当着自己妈妈的面被怼的。

  所以,当朱媛媛饰演的妈妈,幸灾乐祸地调侃“哈哈哈,我儿子被怼了!”的时候。

  车后排座位上,那个一直又孤僻,又难搞的丧病少年只能缩成一团,不好意思地嚷嚷“妈你别说了”。

  这一刻,每个观众都笑得非常开心。

  因为,大家知道,这个难搞的男孩,要一点一点发生改变了。

  同时,观众的笑声还意味着:同是经历过青春期的大家,完成了黑暗中的情感互认——青春期的少年,在同龄异性面前吃瘪是件需要花时间消化的“大事儿”。

  更何况,你的妈妈也在现场。

  像这场戏一样,这部电影在描述两个年轻人的情感关系时,有很多精准触达大多数人嗨点的微妙细节。

  很奇妙对不对?

  仔细想想,易烊千玺和刘浩存(今年新晋“谋女郎”)的搭配,他们站在一起,本就该是青春最好的模样啊!

  更何况,片中两人都贡献出了非常出色的表演。

  相较于《少年的你》中那个乖张叛逆、脾气十足的街头少年小北,这次易烊千玺饰演的韦一航,其实是一个更平凡、更普通的男孩子。

  他的整个表演也会更收敛,不刻意突出,不好勇斗狠,更没什么过人的计谋。除了“前肿瘤患者”这个身份,似乎也没什么特别之处。

  其实,演员最怕的就是这种平平无奇的角色,因为没有特点在表演的时候就很容易失去抓手。

  可是平凡普通的男孩真的就没有特点了吗?

  当然不是。

  比如,易烊千玺饰演的韦一航,在菜市场接到马小远微信好友申请时,下意识的反应是打开对方微信头像,放大,仔细看看这姑娘的长相,然后略一纠结,通过了微信申请。

  这个细节会让很多观众会心一笑。因为,他给的太真实了,这是大多数男孩在接受女生微信申请时最真实的第一反应。

  而他那短短几秒钟的纠结,与其说是理智与情感的斗争,不如说是颜值与颜面的交锋,最终的结果当然是,在颜值的正义面前,颜面不值一提。

  而这部片里,易烊千玺的各种表演细节,多到可以出一本“直男心动时的一百个表现”。

  会仔细去查看对方的每一条朋友圈,点开每一张照片、放大、乐呵呵地对着照片弯起嘴角傻笑,然后口是心非、故作镇定地丢下“真傻”二字评价。

  会偷看对方直播,妈妈刚推门,马上贼心虚般地扣下电脑。

  即便关注对方微博账号,也要使用“悄悄关注”功能,千万,不能被对方察觉。

  明明内心无比躁动,却仍要向全世界表演出自己并不关心、毫不在意的样子。

  因为,一心动,就不酷了。

  同时,这青春期男孩的敏感与别扭劲儿,也带着韦一航独有的胆怯,那是一个年轻的癌症患者复杂而敏感的内心世界。

  所谓的普通和平凡,于他而言,是一种奢望,他总是记得,自己不是一个普通的男孩,而是一个随时可能被癌症复发再次击倒的病人。

  是马小远,把韦一航从癌症的阴影下带到了平凡普通的生活里,并发现,原来世界,仍然可以这么美好。

  被马小远一点点改变的韦一航,也开始一点点改变自己,打开自己,并奉献了片中最精彩的一场表演:雨中表白。

  关于这场戏,我并不想过多描述。因为,将来每个看过这部电影的人,都不会忘记易烊千玺在片中的这场表演,那个晃动的长镜头,以及特别长的那一段独白。韦一航用这段独白表达他的真心,易烊千玺也用这段独白证明,自己确实是一个非常会演戏年轻人。

  也证明,《少年的你》的成功,并非一次偶然。

  他可以获得那么多奖项的关注,是应该的。

  而对于饰演马小远的刘浩存来说,这是她的第一部当代戏。虽然只是第二部大银幕作品,但是刘浩存却塑造出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角色。

  这一次,没有了时代的隔膜,刘浩存在马小远身上更多投射出一个阳光美少女的样子,连脸上跳动的雀斑都透出青春无敌的气息。

  并且,在这部电影里,你才真正发现,原来刘浩存,这么美啊!

  她的脸,似乎在这部电影里,我们才真的第一次看清楚。

  自然、小巧,眉眼中带着些许章子怡《我的父亲母亲》时期的青涩和灵气。

  不得不说,韩延真的太会选演员了。他选中的这两位主角在戏里贡献了无数让人动心动情的瞬间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除了易烊千玺和刘浩存,整部戏的其他演员,也全都呈现出了非常细腻的表演。

  甚至连小岳岳这样一不小心就会用跑偏的演员,也完全在戏里,你不会觉得出戏。

  他在这部戏里演病友群的群主吴晓昧,一场顶楼的哭戏、一场最后的散伙饭,两场戏里,岳云鹏的表演定住了这个人物悲情而又坚韧的底色,有那么几个瞬间,我们甚至忘记了他作为演员本身的名字。

  饰演陶慧的演员朱媛媛,1999年火遍全中国的《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》让大家牢牢记住了她扮演的李云芳,那个跟张大民拌嘴逗贫一辈子、照应全家人生活的大嫂。

  而父亲韦江的扮演者高亚麟,在《家有儿女》里是国民好爸爸夏东海。

  有一类演员,他们自身带有浓郁的烟火气息,每一次,只要他们一出场、一亮相,观众就会立刻被他们身上的气质吸引,进而趋向于相信整个戏剧情境的真实性。

  这种烟火气和信赖感,更像是观众与演员之间一种长年累月的默契。显然,朱媛媛和高亚麟就属于这样的演员。

  这两个人,什么也不用干,只要跟易烊千玺一起,往家里餐桌上一坐,我们就已经自动脑补出了这一家三口的日常。

  更遑论,他们贡献出了全片极具情感爆发力的几场戏。

  那场不断出现在预告片中的父子吵架戏,因为韦一航说出“我还不如去死”,韦江第一次打了他。眼中噙泪坐在桌边看着二人的陶慧,泪光里似有万语千言。

  这场戏第一次撕裂了幸福平静的家庭面具,内里,是人到中年的两个人对失去儿子的恐惧。

  要说这场戏已经够有情绪张力了,但我觉得比这场“相爱相杀”更动人的,应该是争执之后,韦江带着儿子的药,一路跑到吴晓昧的假发店。

  他浑身是汗、头发粘腻,像犯了错的孩子,不敢看儿子的眼睛,只是鼓捣着手中的药袋子,不停念叨着每种药的用法用量。

  一个又高又壮的中年人,因为对失去的恐惧和惊怒而下手打了生病的儿子,瑟缩着的样子,也让人忍不住落泪。

  爱让这些人恐惧,也让这些人更坚强。

  夏雨饰演的老马,在女儿生病前后,从吊儿郎当到满脸刚毅,一夜之间,判若两人。

  而片中另一个要带女儿去吃红烧牛肉饭的父亲,看过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的观众大概会觉得面熟。他在那个片子里,是小患者毛豆的爸爸老崔。

  这一次,他没有名字,他是所有失去儿女的爸爸们悲伤的缩影。

  含泪在医院外的马路边吃完一盒红烧牛肉饭的父亲,生活给他以痛击,然而他也还是要一次次不自量力地还手,或许这条路没有输赢,但是父母,哪怕山穷水尽,也无法缴械投降。

  这,就是父母的爱吧。

  恨不得替子女挨下所有的病痛和不幸,哪怕倾尽所有也要为孩子换得一丝生的希望。

  最让人难过的是,片中的那些人,都是那么善良、那么可爱,可偏偏是这样一群人,却要遭受这谁也无法承受的苦痛。

  也许是人到中年,又或者是在2020年见到了太多的眼泪与告别。这样的电影,才格外触动我。

  这一年的经历,真的会让你觉得,人活着,实在是太难了。

  但是,又能怎么样呢?

  日子,总还是要过。

  到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,韩延导演的“生命三部曲”走完了第二部。

  如果说《滚蛋吧!肿瘤君》里的重点在友情、亲情和未萌芽的爱情之间游移的话,那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的重点则更加清晰地落于爱情和亲情。

  在一个看起来沉重悲戚的生死命题下,在死亡的阴影下,寻找阳光的踪迹,笑着、爱着,呈现与一切生命有关的美好。

  这就是韩延电影的魅力啊!

  他一直在试图回答,当爱情、友情、亲情,这些生命中最美好、最难割舍的情感,注定要失去的时候,还要不要去拼一个曾经拥有?

  甚至是“如果连最后一丝希望也被夺走了呢?”

  这些问题没有唯一答案,但就像是电影最后那段浪漫处理一样。

  生活中,总要有一点相信,凭着这点相信,我们才能抵住生活里的艰难、工作中的崩溃、感情里的失去,甚至,还有生命中的病痛。

 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,每个人的生活也都有各自的苦痛,我们最终都将面对别离。

  但是,这就是生活。

  于是,在2020的最后一天,用微笑和眼泪向五味杂陈的2020挥手告别。

  就像电影里说的,献给普通的我们。这朵小红花,也要献给每一个即使生活艰难,却仍然咬牙坚持的你们。

  送你一朵小红花。

特别声明: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。如有关于作品内容、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