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新闻网讯 “送娃的这一天……他们家里人见娃都高兴地换着抱。娃看见一圈生人瘪着嘴想哭,又见我在跟前,就没有哭。看到这个情景,我的心好像烂在肚子里,眼泪擦也擦不干。”这段文字出自75岁高龄、初中学历的农村老奶奶笔下。老奶奶名叫薄淑贤,是西安市鄠邑区渭丰镇真守村人。她每天早上5点起床构思写作,10个月写出23篇、4万多字的散文。

白天劳动 晚上创作

薄淑贤老人出生在鄠邑区渭丰镇元西村一个书香之家,父亲是村里有名的私塾先生。“我九哥热爱文学,买了大量诗集及《诗刊》杂志。在九哥的影响下,我也喜欢上文学。”薄奶奶说,她1963年从户县六中毕业回村参加劳动。虽然劳动很辛苦,但热爱文学的她在劳动间隙学写诗歌。

“肩披清风进苗床,看望我那心爱的小苗秧。小棉苗儿快快长哟,你就是我殷切的希望。”1970年3月,诗歌《育苗》在《户县文艺》刊发,这是薄奶奶公开发表的第一首诗作。诗歌终于从稿纸上的水墨字变成报纸上的铅印字,极大地激发了薄奶奶的创作热情,她从此“白天劳动,晚上看书,有灵感了便写诗”。此后,经文化馆老师推荐,薄奶奶的《一双花鞋垫》《土地是家》《春蚕》等诗歌先后在《户县文艺》《陕西农民报》《西安晚报》上发表,她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农民诗人。

遭遇打击差点放弃创作

虽然取得一定成绩,但老人也曾差点放弃创作。1984年,薄奶奶受邀参加了一次函授培训,她每个月给辅导老师寄去3首以上作品。“在一年多的培训中,辅导老师没有给我的作品提出任何修改意见,只是说了句‘学院是你的精神支柱’,我当时觉得老师是在委婉地批评我的作品太差。”薄奶奶说,老师的话让她心灰意冷,培训学习结束后,她产生了放弃创作的想法。

薄奶奶把自己消极的想法同习作寄到原户县文化馆,辅导老师刘滨海在《户县文艺》上刊发了一首短诗:不学桃夭赶春讯,莫羡春光映彩云。万千思绪凝笔锋……“我觉的刘老师的这首诗就是在鼓励我不要妄自菲薄,要‘凝笔锋’继续创作。”薄奶奶说,刘老师的诗让她重拾创作信心。1992年至1995年,她先后写出《金色的季节》《走西口》《悬崖上的松》《致学前班的老师》等诗歌。

子女鼓励 重拾纸笔

1995年后,由于为子女们轮流带孩子及身体原因,薄奶奶虽然保留读书的习惯,但诗歌创作停了下来。“现在家里没有什么活,老两口‘空巢’在家。我希望母亲重拾纸笔,记录岁月故事,充实老年生活。”2019年10月初,回家探亲的女儿苏燕萍鼓励母亲写回忆录,薄奶奶欣然应允。看戏、求学、拉石头、收麦、养蚕……从公社生产劳动到家庭生活琐事,老人用朴实的语言记述了自己人生中的一些难忘瞬间。

“佩服老人家在艰难的岁月里不忘喜爱文字创作的初心,更佩服老人家在古稀之年依旧笔耕不辍,真的厉害了。”“平实且亲切,感人又感动。”从2020年3月23日到12月21日,薄奶奶在微信公众号《书茗会》上发表回忆散文23篇,读者好评如潮。

“母亲的勤勉创作精神,是新时代农村女性自强不息的表现。”苏燕萍说,“我计划把母亲的诗作及回忆录整理后印成小册子,既尊重母亲的文学创作,也给后辈们留下一笔精神财富,激励大家勤勉努力”。

文/图 西安报业全媒体记者 李东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