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年前,我在《香港文学报》上发表过一篇文章《我们是秋天里快乐的云雀》。

我在文中回忆了自己成长过程中不被父母赞扬的不解与苦恼:弟弟又在外面打架了,父母慌忙跑到学校,检讨自己的教子无方,这样的记忆真是数不胜数。那时候,我和妹妹总觉得父母太“偏心”于弟弟……终于有一天才明白,父母不是不爱我们,是因为我们的乖巧,从未有给他们添麻烦,任由我们独立去处理一些事情罢了。而快乐的弟弟,牵扯了父母太多的精力,那种“偏爱”,想想就觉得是常理了。

周末在一家茶社和朋友沫沫喝茶,谈到她家女儿的成长,她说出了这样一件事。

女儿放学回来告诉沫沫,她们班谁谁都当过班长了,老师怎么不让她当?

沫沫说:“哦,老师明天就让你当班长了。”因为沫沫也在学校工作,本来,她想着背着孩子跟同事说一下,让孩子当班长培养一下她的自信心与责任感,结果到外地培训,就把这事给忘了。

沫沫从外地回来的时候,女儿嘟囔着嘴,和沫沫若即若离。通过与女儿的谈话,沫沫终于知道女儿生气的缘由:都这么多天了,女儿还是没有当上班长。

看着女儿很伤心的样子,沫沫问:“老师为什么不让你当班长呢?”女儿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沫沫说:“我见到你们张老师了。她说,上课的时候,有小朋友在捣乱,你没有,你听话,总是把手背到后面听老师讲课,吃饭从没剩过饭,中午睡觉起来自己叠被子,其他小朋友都让老师叠,你的作业都是一百分。这说明什么,说明你很优秀,能管好自己,别的小朋友管不好自己,老师为了改掉他的缺点才让他当班长。比如,上课爱讲话的小朋友,当了班长就不好意思再讲话了,对吧?”

女儿想了想,觉得好像是这个理,就再也没给沫沫提过当班长的事了。

沫沫的话,让我忽然想起一个类似的故事。1963年,一位叫玛莉・班尼的女孩写信给《芝加哥论坛报》,信中写道她总觉得很疑惑,为什么她帮妈妈把烤好的甜饼送到餐桌上,得到的只是一句“好孩子”的夸奖,而那个什么都不做,只会调皮捣蛋的弟弟戴维却能得到一个甜饼。

她想问一问无所不知的《芝加哥论坛报》儿童版栏目的主持人西勒・库斯特先生,老天爷真的是公平的吗?为什么她在家和学校常看到一些像她这样的好孩子被老天爷遗忘了。

正当西勒・库斯特对玛莉・班尼的来信不知该怎样回答是好时,一位朋友邀请他参加婚礼。

当婚礼主持人主持完仪式后,新娘和新郎互赠戒指,或许是他们正沉浸在幸福之中,也或许是双方过于激动,在他们互赠戒指时,两人阴差阳错地把戒指戴在了对方的右手上(按照当地传统习俗,婚戒应戴在左手上)。婚礼主持人看到这一过程,幽默地提醒:“右手已经够完美的了,我想你们最好还是用它来装扮左手吧。”

婚礼主持人的幽默让西勒・库斯特顿时茅塞顿开。老天爷让右手成为右手,就是对右手最高的奖赏,右手已经非常完美了,因此就没有必要再把饰物戴在右手上了。

西勒・库斯特立即给玛莉・班尼回了一封信,这封信在《芝加哥论坛报》刊登之后,在很短的时间内,被美国及欧洲1千多家报刊转载。

原来你已经很美,无需修饰。

优秀的人不需要太多赞扬,就把鼓励与赞扬留给他人吧,他们或许更需要这样的能量,走出心中的藩篱,欣然地认识自己,接受世界,学会成长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