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景德气象”的三个逻辑

21-12-31 09:59 来源:人民日报海外版 编辑:张兰琴

  “景德气象”的三个逻辑

  胡平的纪实文学《景德气象》提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:一个行业为什么能够让一个城市繁盛一千年?这个问题,贯穿了全书。

  在我看来,景德气象背后有三个逻辑。

  一是需求的逻辑。按照学者马斯洛的说法,人有五个层次的需求,包括“生理”“安全”“社交”“尊重”“自我实现”。令人吃惊的是:几乎每个层面的需求,都可以(是“可以”而不是“必须”)通过陶瓷行业得到满足。对普通百姓而言,瓷质的杯盘碗盆既便于餐饮使用,亦益于卫生防病;谈情说爱,“瓷”订终生的故事亦有;送什么东西给美国总统克林顿?国家相关部门会找到景德镇;像原研哉这样伟大的设计家,在《设计家的设计》中,同样对景德镇的瓷器青眼相加。对五个层次的需求都有价值的物件,不多。

  景德气象的第二个逻辑是时间。空间有三个维度,加上时间,就有了四个维度。正如马克思所言:时间是人类发展的空间。西方的方尖碑和中国的日晷,都是利用日影来测量时间。时间是人类生存的最大秘密。长生一直是整个人类的梦想。如果说,第一个逻辑是从需求者的角度谈的,那么,时间,是从生产者的角度表达。当长生不可得,自己在人间留下一些什么,成为时间、成为记忆,一直是人类的追求。金属会生锈,纸张会腐烂,财富会转移。不是每个人都有才气,可以写出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这样的名句。尽管烧制瓷器有72道工艺,玩泥巴,还是比玩玉石更易得。当生命已经腐朽,而你的瓷器,还保留着你的温度,向世界问候。曾经有这样一句话说埃及的金字塔:你就是过去、现在、将来!借用在瓷器上面,也可以。

  景德气象的第三个逻辑,是普适性,是具有激发每个人创造性的可能。承接上面关于玉石的话题:玉石发展经历了神玉、王玉、民玉几个阶段,但是,玉石还是带着贵族气。瓷器尽管有高岭土、温度、釉三大基本条件,但相对于玉,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普适性存在。瓷器上可以有诗书画印,可以有形状的千变万化,其适万物,玉石弗比。当然,这不是要分出二者的高下,好比玄奘的法相宗和慧能的禅宗,好比八大山人的雄奇隽永和齐白石的红花墨叶。但我们也要承认:对于大众,“禅宗”“红花墨叶”有更广阔的空间。如果将人生比喻为一场修行,在景德镇玩泥巴,应该是一个非常有诗意的修行方式。我想,这也是“景漂”大量存在的根本原因。

  因为需求、时间、普适性这三个逻辑,景德气象已延续千年,我们有理由相信,景德气象,还将延续下去!(姜革文)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